博愛識別貼紙
















搬到台北進入第四年,
最常使用的交通工具,從摩托車變成了捷運。

在捷運上,除了太累睡著以外,
我都會保持著十分清醒的狀態,
尤其當車子停下,警示聲響起,人潮湧入的時候。

瞪大了眼睛,開始搜尋老人家、孕婦或是小朋友,
隨時準備讓出自己的位置。

......其實我是有私心的。


我希望,
當遠在高雄的老爸爸老媽媽踏上公車的時候,
一樣會有個好心的女孩,會願意讓個座。

我希望,
當他們需要幫助的時候,
會有人熱切的幫忙他們。


曾經問過學生,在公車上遇見老先生老太太,會不會起身讓座?

幾個壯碩的男生說,
『齁! 阿罵都很兇耶! 還拿雨傘戳我要我讓座! 』
『我根本就還來不及讓!』
說來倒是理直氣壯。

我窒了一下沒能馬上回答。

現在再想想,如果在老先生老太太一上車的當時,
你就仿如電極般的跳起來讓座,
何來時間拿雨傘戳等等的事情呢?

有沒有心做,其實一點小地方就看得出來的哪。

不過,
願意讓座的人其實很多,
從穿著國中制服的國中小女生,
帶著幾縷白髮的中年近老年歐巴桑,
穿著美麗高跟鞋搖動著裙擺的粉領族...

看到每一個,都讓我為這個據說很冷漠的城市,
又再加了一點分。


這幾年來,接觸的人多了,世界彷彿有些變了。
彼時熱情沒有戒心的我,彷彿也不太一樣了。

怎麼會這樣呢?


我還要好好想想。




Sunkist2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